首页
> 妇女发展 > 创业创新
巧裁春色金丝连 ——记最美创业女性金春莲
发布日期:2016-12-01浏览次数:字号:[ ]

终于,忙完了一天的活计,可以安歇了。

今晚,与往常并无不同,只不过,天上多了一轮明月。这轮明月,与往常亦并无不同,只不过刚好照见此时正闲下来的她。

月光流泻,轻薄绵软,像一匹上好的白色麻纱,是谁的手感如此稔熟、精到,微微一抛,恰到好处,就撒落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没有一丝褶皱,不需要拉伸、抚平,便可下剪了……可是,从哪里开始呢?做什么好呢?衣服、裤子、裙子?款式呢?她有点犯难。要不,先卷起来,放着,等想法成熟了再做吧……突然,她“扑哧”地笑了出来,这卷也卷不起来、裁也裁不尽的布啊,真美啊……

从车间到住处,不过几步之遥,而心情已大不一样。

同行的丈夫看着她,一脸莫名其妙,她更加忍不住了,笑啊、笑啊,这劳累后的笑,多解乏、多得劲儿啊,从五腑六脏到每一个细小毛孔,似乎都复苏了,活力满满的,她悄声向丈夫透露了这个秘密。他既怜惜又无奈地数落了:唉,春莲啊,你啊你,脑子里除了布、衣服,还有什么啊?!

 

哎,叫她怎么不心心念念想着衣服呢?像她这般六十年代生人的渔家女子,对女红的记忆比布匹还要久长。打她记事起,祖母、外婆她们摇纺车纺线、执梭子织布的印象便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丝丝柔柔的彩线曾织过她和很多同龄女性的梦想。从十八岁开始学做裁缝,到如今自主创业,开办服装加工厂,三十年来,青春的姹紫嫣红早已融入了一匹匹布,化为绵长坚韧的岁月;生活的酸甜苦辣,似乎也都可以剪剪裁裁。

记得最初的缝纫机还是西湖牌的,她坐在机子前,毫无杂念——闭塞贫困的海岛生活早就教会了她忍耐。那时的女孩子,读完初中,学门手艺,找个适当的人家,生儿育女……大家几乎都是这样的命运,她也不例外,小小年纪就开始为生活奔波,唯一不同的是,她对缝纫机日久生情,干一行就爱这行了。——不知何时开始,她喜欢听那缝纫机的低唱——嗒、嗒、嗒,这声音无法描摹,因为每次踩踏缝纫机的速度和力度都不一样。脚下节奏慢的时候,像晃摇篮,缝纫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句由衷的赞美和一个温暖的鼓励:“嗒—嗒,好—看,嗒—嗒,坚—持”。快的时候,她的双脚在踏板上上下荡漾,像规律不变的钟摆,布料在机子上行云流水,缝纫机开心地“咔咔咔”轻吟,她感觉自己就像天女织锦,这一气呵成的创作快感带来的愉悦、满足,轻轻巧巧地落在她的心底,让她心甘情愿用一生的春光与千丝万缕紧相萦系。

学徒期满,进城打工。她勤快,技术好,平时也不多嘴,不爱扎堆闲扯,只踏踏实实地干活。很快,就干得像模像样了,成了技术骨干。这样实在的好姑娘总是有人青睐的。很快,她成家生子了。为了帮助家里还债,他们夫妻俩做起了外贸服装加工,但辛辛苦苦赶出来的衣服好几次在交货时却遇到台风,轮船停航,延误了货期,厂家也因此被外方扣钱。她更是损失惨重,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订单没了,厂家也说了:“不是你技术不好,实在是交通太不方便了。”

交通阻隔的痛苦,几乎每个海岛人都经历过,岛上有句俗话:“宁隔千重山,不隔一重水”。这湾浅海,断送了多少人发财致富的梦啊。没法子,两口子将孩子放在老家,继续老老实实地在温州服装厂打工,虽辛苦、平淡,倒也安生。

有一天晚上,她接到孩子的电话,大女儿6岁了,抽抽噎噎地诉说自己对母亲的思念,小儿子才1岁,什么也不会说,就知道呜呜地哭,电话里,女儿呼喊她:“妈妈,我想你,你快回来吧!”她心如刀绞,一边不停地安慰一双儿女,一边抹眼泪。孩子都是当妈的心头肉啊,他们夫妇为了生活,不得已才跟儿女分开,可是孩子渐渐长大,公公婆婆也日渐年迈,照顾孩子已是勉为其难了。再者,孩子与父母分开太久,对他们成长也不利。最让她难受的是,作为一位母亲,她也承受着与孩子分开的痛苦,女儿的呼唤更让她脆弱得不堪一击!

那夜,她辗转难眠,一个想法在心里渐渐清晰:我要回家!我要照顾孩子!尽到母亲的责任!可是,回家到哪里赚取生活所需呢?家乡霓屿岛的父老乡亲原来靠海吃海,以近海捕捞作业、滩涂养殖为生,但这几年,因重点工程建设需要,海涂日益缩小,许多养民面临转产转业,家乡很多壮劳力都不得不外出打工了,她回去还能有什么致富门路?

    体贴的丈夫察觉到她的心事,两人一合计,不如利用自己的技术,回家,回霓屿岛办厂,办服装加工厂!回家,可以伺候老人,照顾孩子,还可以让家乡的姐妹们有事做,她们不需离乡背井,就可以在家门口就业,还能兼顾家庭、孩子,不必承受像她这样的骨肉分别之苦。孩子们在母亲的照料下,也会更幸福成长。

最重要的是,温州五岛连桥工程马上就要竣工了,家乡霓屿岛马上要和温州大陆相连了,再也不怕刮风下雨路阻了,曾经困扰过他们的交通钳制问题马上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他们一下定决心,就马上开始分头行动。她回家去找乡里的领导,把自己的想法全盘兜出,领导很支持,说了很多鼓励的暖心话,让她很感动,信心就像船上鼓满了风的帆。丈夫去物色机器,两人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再向亲戚借点,凑了20万购置机器设备。 

经过一段时间紧锣密鼓的筹备,机器终于买来,恰好在五岛连桥工程通车的前一夜从城里运过来,那一刻,夜深人静,大海也安睡了,灵霓大堤尚未正式通行,两岸仍处封道状态——虽然新建的道路已经全部清理完毕,就等次日举行通车仪式。又是乡里的领导帮忙,请求有关部门支持,让她一路有惊无险地带着一大卡车机器浩浩荡荡地回到家。这些,她怎能忘记呢?!在她创业经历中,不仅是乡里的领导,还有县里分管的副书记、副县长,召集她和许多创业者开会,给他们鼓劲加油。她永远都记得那些让她浑身充满力量的话和关键时刻伸来的援手。

次日,就是载入洞头史册的2006年4月29日,五岛连桥工程全线竣工,通车那天,整个洞头都欢腾了,到处喜气洋洋的。她的宏恩服装加工厂也特地在这一天开工,真是双喜临门啊,她觉得自己就是整个霓屿岛最快乐的人,铜鼓队的姐妹们敲锣打鼓欢庆“天堑变通途”的历史巨变,也为她的服装加工厂加油。她站在自家门口,想起那一幕幕与缝纫结缘的往事,百感交集化作满满的感恩。   

机器运转起来,50多个姐妹们高高兴兴进厂来。织针上上下下,穿梭光阴飞逝,一个月的时间如一根短短的丝线,眨眼就过去了。次月,这些往日只能在家忙忙碌碌的渔家妇女竟然也能领到了1千多到3千不等的工资,她们拿到钱,一边兴奋地议论着哪位姐妹手脚麻利多得,一边激动地商量着要给家里的老老小小添置些什么,她们的脸上闪烁着一种光芒,朴素、动人。这些视老公为天,有孩子没自己的渔村妇女,个人价值在这家小小的加工厂里得以体现,这种成就感她们自己能感受得到,却未必能明白,但作为一个群体,她们站在一起就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就像细浪奔涌,也可以翻卷礁石,雕刻海岸,刷新世界。

 

服装加工厂是办起来了,她只是从一种忙碌走向另一种方式的忙碌,跟商家沟通争取订单、培训工人提高技术、及时保修机器……每天六点起床,做好家务,也就差不多要开工了;三更半夜,她和丈夫还在厂房,他维修机器,她检查当日的产品质量,然后再分料、打包、整理,安排第二天的生产。好在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公婆看到他们夫妻整天忙碌,虽然嘴上唠叨几句,但她知道老人心里乐呢,明白他们办厂不容易,不顾自己年迈,尽量帮她料理家务;一双可爱的儿女,看到父母回来创业,更是开心上进,这一切,让她觉得无论怎么辛苦都值得。

秋季开学前,她将工资预支给姐妹们,她们的孩子读书需要花费呢,一个小姐妹笑嘻嘻地告诉她,“以前,咱都是这样对孩子说:等你爸这风渔船回来给你缴学费。现在,咱就说:等妈明天工资发来马上去报名!”可不是嘛!她听了,心里也暖暖的。

一年里,她的小厂发放了80万元工资,这对一个大企业来说实在不算啥,但将这点钱塞进小姐妹们的荷包,却能让她们幸福感倍增。很多人说她为新渔村建设和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政府把省“双学双比”女能手、省来料加工优秀经纪人、市“三八红旗手”、洞头十佳女性等多项荣誉颁给她,还组织她和那些优秀的姐妹一起交流,她受到不少启发,回家来,做事更是有劲儿了。

 

这劲儿,一坚持就是十年。

十年来,小院机声动,梭影穿花飞,陆陆续续有100多名姐妹在她的厂里进进出出,来来去去。来的她欢迎,去她也理解——渔家妇女她们的时间表和活动范围就是围绕丈夫就业和孩子就学转的。她们中很多人都是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后,得闲了,再来厂里做工的。

十年来,村里的妇女搓麻将的少了,“人家大姑娘、小媳妇都去到厂里做工了,我怎么好意思再打牌啊。”不知不觉间,村里的风气也悄然变化,少了些浮躁;姐妹们白天上班,晚上广场舞,生活方式更健康了。

十年来,世界发生了经济危机,她的订单也随之起起落落,但靠着过硬的技术和良好的信誉,她的小小加工厂总能有惊无险地安然度过。

十年来,她也有过很多想法,也曾打算扩大生产,走自产自销的路;也有条件优厚的外地商会向她抛来橄榄枝,但终究是故土难离,很多条件不具足,这些念头也就一再搁下了。

十年来,孩子成长、上辈过世,生活就像流水线上的千针万线,忽地变成新衣、新衣又忽地变旧,真快啊。她从不去想坚持的意义,只清楚自己还得用多少的心力去坚持。她也不知国家当下大张旗鼓倡导的工匠精神,就是像她这样千千万万专心如一、细致如初的手艺人的写照,她只是十年如一日地唧唧复唧唧……

她的孩子们和时下很多年轻人一样,从小享受诸多高科技的便利,他们的梦想安放在美丽的城市里。她知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青出于蓝定能胜于蓝。她要做的只不过是让自己这份“蓝”拥有大海的颜色,像大海那般广纳百川,那般纯粹。

 

那片生养她的大海,忙碌的日子长了,似乎好久没有去细细地看一眼了。其实,她最快乐的消遣就是和姐妹们放个小假,一起到海边玩。她们都是大海的女儿,这片海,她从小就熟悉,是她的亲人,她的故土,也将成为她的未来。站在海边,听海浪轻吟,看海鸟翔集,所有的心事随浪花奔流而去,她还是那个巧裁春色金丝连的女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